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  第10章

    白晨并没有委屈太久, 他如今神格虚弱, 与齐宵隔着手机聊天没多久就睡着了, 但到底心中还是委屈, 就连睡着了嘴巴还是瘪着的。

    系统:【小主人还是这样,一点都没变。】

    系统喃喃自语了一声, 控制着被子为白晨盖好。

    白晨这一觉依旧直接睡到晚上才醒来, 他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 小手一伸, 下意识的就抓过枕头一旁的手机,睁着睡眼惺忪的眼睛翻看和齐宵的聊天消息。

    齐宵在半个小时前给他留了言,此时正在陆家别墅外等着他。

    一时间白晨刚睡醒的迷糊状态散去,快速地换好衣服,雀跃地跑到楼下和陆妈妈陆爸爸说了一声便往外奔去。

    刚到院子,白晨就被唐清给拦住了。

    唐清委屈着一张脸, 要哭不哭的,“哥,我们能谈谈吗?”

    被阻拦了和齐宵的见面,虽然只有一小会,但也足够白晨不高兴了。

    他不由有些不满地皱起鼻子,态度冷漠地无视唐清, 直接抬脚绕过唐清继续往外走去。

    但唐清却不依不饶的,脚步一转又拦在白晨的面前, “哥, 我哪里做的不够好, 你讨厌我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否定我的身份,你知道我渴望一个家有多久了吗?”

    唐清一边哭的情深意切,一边偷偷观察白晨的表情。

    但奈何白晨除了面对齐宵,在其他人面前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冷漠模样,唐清看了半晌什么都没看出来,反倒是心更慌了。

    下午白晨扔出一个炸/弹后,直接将唐清给炸懵逼了,当时他慌乱的只想否认自己整容的事情,但是整容这个事只要稍微有点涉猎的都能够看的出来,于是他慌乱之下说了一个蹩脚的借口。

    虽然陆父陆母没有说什么,但唐清敏锐的感受到陆家对他的态度有了微妙的转变。

    在之后,赵钧将他警告了一番,让他不许再擅作主张,这段时间在陆家安分点,什么都不许做,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但唐清依旧不安,忍不住想要来白晨这里探口风,想要知道白晨到底知道了多少。

    白晨心急渴望地想要见到齐宵,偏偏唐清拦着不放,这让一向除了待齐宵和系统外对一切事物冷漠的白晨心中不由的生出一股暴戾的气息。

    系统敏锐的感觉到自家小主人的变化,担忧道:【小主人?】

    白晨:【他比梁阳洪还要讨厌。】

    接着系统就看到白晨动了一下,方才哭的可怜兮兮的唐清瞬间身体离地,在半空中飞过两米多远才狠狠落地,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没了动静。

    白晨看也没看,直接冷漠地抬脚出了别墅。

    正路过的管家看着这一幕震惊的张大了嘴巴,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慌忙叫了佣人过来将昏迷的唐清抬进屋,又给医院打了电话。

    他支支吾吾地和陆父陆母说了他方才见到的,本以为两人会发怒于白晨,却没想到两人只是冷淡地点点头,让他将唐清送到医院就没了后续。

    自己从小看顾长大的少爷不用受到惩罚管家当然高兴,同时他也意识到了陆父陆母对唐清态度的转变。

    冷漠着一张小脸浑身散发着不高兴气息的白晨在看到拐角处站在车外身姿笔挺的齐宵时,顿时扬起一抹笑容,眉眼弯弯,脚下的步伐不由自主的加快,扑进齐宵的怀中。

    齐宵好笑的将人抱住,抬起宽大的手掌覆到白晨的头上摸了摸,语气温柔宠溺,“慢着点,我又不会跑。”

    白晨抬起头,如星空璀璨般的眸子清晰地倒映着齐宵的身影,“可是我很想你啊。”

    理所当然的一句话顿时让齐宵的眼底溢满了笑意,就连心房都软的一塌糊涂,就像炸开了千千万万朵的烟花一般。

    两人坐在车内,司机沉默地开着车。

    今天开车的并不是高岩,而是一个长相普通的大汉。

    黑色低调的车子在夜色中缓缓驶出了别墅区。

    白晨并没有问齐宵这是要带他去哪里,整个人高兴地黏腻在齐宵的怀中,双手搂着齐宵的脖子,眼睛闪亮亮地盯着齐宵的脸看,“可以咬嘴巴了吗?”

    坦诚的要求让齐宵拒绝不了也不想拒绝。

    真是勾引人而不自知的小妖精。

    齐宵低笑一声,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性感和暗哑:“宝贝,我说过的,只要你想要的,就都可以。”

    白晨的脸上顿时绽放出万千星辰,闪耀的让齐宵想把他藏起来,藏到一个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地方。

    白晨想着之前的记忆,眨了眨纤长浓密的睫毛,闭上双眼,仰头撅起嘴巴。

    挺翘浓黑的睫毛因为期待颤动了一下,犹如一双蝴蝶飞舞的翅膀,迷人的晃人眼球。

    二十年来对各种美色一概心如止水的齐宵突然忘了反应。

    迟迟没有等到齐宵的动作,白晨有些不高兴地睁开眼睛,对着齐宵的嘴巴扑上去,张嘴咬住齐宵的嘴唇。

    唇上微微的疼痛和铁锈的味道将齐宵唤回神,看着白晨眼眸中的不高兴,齐宵抬手抚摸着白晨的后背。

    白晨并没有咬太久,他很快就撤离了齐宵的唇,然后转头不看齐宵。

    他本来想直接从齐宵的腿上下去的,但是坐着实在是太舒服了,他舍不得。

    齐宵无奈的伸手将白晨的头掰回来正视自己,低头额头与白晨的额头相抵,“怎么生气了?”

    “你说咬嘴巴好的。”白晨嘴巴一瘪,委屈的小鼻子都皱起来了,“你刚刚都不咬我。”

    齐宵心中有些好笑,但白晨委屈难过的小表情戳他心窝极了,他心疼地低头用双唇碰了碰白晨的嘴巴,“咬的,只是宝贝太迷人了,我一时看呆了。”

    “真的?”白晨眨眨眼,齐宵这是在夸他好看呢,不由的刚刚的委屈全部散去,又高兴起来。

    他盯着齐宵被他咬破的下唇,又垮了脸,“那,那你把我咬回来吧。”

    说着白晨仰头有些紧张的闭上眼睛。

    真是一个可人的大宝贝,齐宵笑的宠溺捏捏白晨的鼻头,“好啊,我咬回来。”

    双唇相碰,并没有意料中的疼痛,倒是齐宵趁机闯入白晨的口中,掠夺他口中的甜蜜,将白晨给侵略的迷迷糊糊,忘了东西南北。

    播放轻柔舒缓隐约的高级餐厅里,白晨看着面前盘子里的一大块肉,迷茫地眨眨眼。

    一只骨节分明有力的手掌伸过来,拿过白晨面前的盘子,为他换上切好的牛排。

    “尝尝。”齐宵拿过叉子,叉起一小块切好的牛排,放到白晨的唇边。

    为了这一次约会,也为了让白晨有一个完美的初次约会记忆,齐宵一个下午的时间几乎都耗在万度上。

    万度上说,第一次约会最好约在一个浪漫的西餐厅,位置最好在窗边,于是齐宵便让高岩将A市最好的西餐厅整层楼都包下,只为他服务。

    “好吃。”白晨弯了眉眼,学着齐宵的动作也叉起一小块牛排递到齐宵的面前,期待地看着齐宵。

    齐宵笑着张口吞下自家小宝贝亲自喂来的食物,末了舔了下唇:“宝贝喂的食物真好吃。”

    “真的?”白晨眼睛一亮。

    然后他在齐宵笑意盈盈的眼中从座位上起来,端着面前的盘子绕过桌子,挤到齐宵的身边坐下,认真的叉起一小块牛排,再次递到齐宵的唇边。

    齐宵张口咬下。

    白晨将叉子递给齐宵,认真道:“我也要。”

    说着他啊了一声,张开嘴巴。

    齐宵只觉得和自家宝贝在一起的每一秒都是那么的快乐幸福。

    一顿晚餐两人一直互相投喂着,吃的甜甜蜜蜜险些晃瞎了服务人员的眼睛。

    约会并没有到此结束,齐宵谨记万度上的约会攻略,在结束晚餐的时候为白晨献上九十九朵的红色玫瑰。

    白晨虽然不知道齐宵为什么要送他花,但只要是齐宵送的都足够他开心好久好久的。

    之后齐宵又带着白晨去了一家私人影院。

    攻略上说约会的时候最好带亲爱的人去看一部恐怖片,效果堪比春/药,可以迅速加快两人之间的感情。

    宽敞黑暗的大厅里,齐宵和白晨两人坐在情侣位置上,荧幕上则播放着恐怖的画面,但两人的心思明显都不在电影上。

    齐宵看着黏腻在他怀里的宝贝,想着万度上的那些攻略评论,有些好笑和骄傲,他的宝贝就是与众不同,不害怕也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