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  系统:【小主人等会。】

    白晨拿着笔发了一会呆, 系统就找出了一篇感人肺腑的千字检讨书让白晨抄。

    “源源, 你没事吧?”听说白晨在学校打架,陆妈妈急匆匆地就从家里赶出来了,见到白晨就搂着白晨上下检查, 生怕白晨磕破了一点小皮。

    白晨看看担忧不已的陆妈妈又看看自己手上刚刚抄好打算给辅导员的检讨书, 默默将检讨书放下, “妈妈, 我没事。”

    “是谁要打你?”听到白晨说没事, 陆妈妈就习惯性地护犊子了。

    一旁将办公室门关好的辅导员听到陆妈妈这句话, 顿时有些憋屈无语, 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招待陆妈妈坐好后, 便将任课老师的说辞和陆妈妈说了一遍。

    “肯定是那个梁同学先挑衅的。”陆妈妈想也不想地反驳, “我家源源平日那么乖巧,从小到大都没打过架,这次会动手肯定是对方的原因。”

    “你!”辅导员觉得自己和护犊子的陆妈妈有些沟通不良,“不管陆同学是因为什么打人,总之他打人就是不对,更何况还将梁同学的两只胳膊都拧断了,现在梁同学还在医院呢。”

    “难道就任由我家源源被欺负?”陆妈妈不干了。

    辅导员觉得自己有点肝儿疼, 见过护犊子的没见过在学校里面还这么护犊子的家长。

    ‘咚咚’

    办公室门被敲响, 辅导员有一瞬间觉得自己被解救了。

    他走过去打开门, 外面站着一个有些微微发胖的高大中年男人。

    “老师好, 我是梁阳洪的父亲梁辉煌。”

    辅导员闻言连忙将人迎进来。

    梁辉煌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握着白晨手的陆妈妈, 走过来道:“陆夫人您好,我是栋梁地产的梁辉煌。”

    陆妈妈虽然不管公司的事,但对于商场上的事还是有些了解的,自然也听过这几年异军突起的栋梁地产。

    梁辉煌对他们这些上流圈子里的人来说只是一个暴发富,但手段和头脑都有,很会做人,挤进A市的上流圈子是迟早的事。

    对于梁辉煌这种人,陆妈妈还是挺欣赏的。

    陆妈妈站起身和梁辉煌握了一个手。

    “郑老师能够和我说说阳洪打架的事吗?”梁辉煌并没有趁机和陆妈妈套近乎,而是转身询问起打架的事情。

    于是辅导员又将事情说了一遍。

    梁辉煌听了一遍后微微皱起眉头,看向一旁一直很安静的白晨,“陆同学,能够问一下,你为什么要打阳洪吗?”

    陆妈妈虽然一来就很维护白晨,也相信白晨动手不是他的错,但是对于白晨打架这事还是很好奇的,毕竟在她的记忆中儿子虽然骄傲了一点,但从来没动过手打人。

    白晨:【梁辉煌似乎和梁阳洪不一样。】

    系统:【是的,小主人,如果不是梁阳洪,以梁辉煌的能力,他的公司壮大是迟早的事。】

    白晨歪头,想起了之前系统收集到的资料。

    梁阳洪因为喜欢陆清,在陆妈妈和原主车祸这件事里面插了一手,失去了儿子和妻子的陆爸爸愤怒异常,自然要将这件事情彻查清楚,为妻儿报仇。

    为了撇清自己的关系,也同时为了吞噬梁辉煌那日益壮大的栋梁地产,赵钧和陆清就将车祸这件事嫁祸到梁阳洪和他身后的栋梁地产上。

    愤怒的陆爸爸于是开始针对栋梁地产,并用关系将梁阳洪送进了监狱。

    一边要想尽办法救出狱中唯一的儿子,一边又要对抗陆氏集团明里的打压和赵氏集团暗地里的打压,梁辉煌可以说是心力交瘁。

    最后不仅没将梁阳洪捞出来,就连栋梁地产也在陆氏和赵氏的合击下倒下,成为了赵氏集团的囊中物。

    而当时陆爸爸只以为赵家是在帮他,在这件事情上便没有多想,反而在最后赵家收购栋梁地产的时候,还帮忙了一把。

    没了栋梁地产的梁辉煌并没有因此狼狈退出A市,而是为了狱中的儿子又开始从头奋斗创业,最后虽然没有再创出一个栋梁地产,但也小有家业,他用那些重新奋斗来的钱,为狱中的梁阳洪打点关系,让梁阳洪可以在狱中生活的舒服些。

    这是一个很不错的人。

    白晨想着或许他可以从梁辉煌下手,切断梁阳洪和陆清的关系,同时也让梁阳洪以后不能再找他的麻烦。

    按照资料上的显示,梁阳洪找原主的麻烦频率很高,且讨厌程度和苍蝇没什么区别。

    白晨又正好是一个讨厌麻烦的人。

    “他嘲笑我是养子身份,还踢了我的桌椅,踩脏我的书。”白晨睁着一双清澈的眼睛,平静地陈述事实。

    陆妈妈闻言,顿时沉下了脸,同时心中微微抽痛,她宝贝了二十年的儿子,这些日子在外面难道都承受着这些流言蜚语?

    她看着白晨面无表情的脸孔,平静的眼眸,心中难受极了。

    她的儿子这是受了多大的委屈,才会将一切都压在心底,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

    陆妈妈捏着包包的手顿时紧了紧,眼角因为心间抽痛难受而有些微微发红。

    梁辉煌对于陆家最近的事情自然是有所耳闻,他见陆妈妈难看的脸色,顿时心中有些气恼梁阳洪的愚蠢,即便白晨现在只是陆家的养子,但二十年的养育情分并不是假的。

    且这是人家陆家的私事,再怎么样也由不得他们这些外人说道,更何况梁阳洪这还是往当事人面前去嘲讽说道。

    梁辉煌顿时觉得梁阳洪这顿打该受。

    浮躁、自大、踩高捧低等这些都是商场最为忌讳的,梁辉煌觉得自己有必要对梁阳洪好好教育教育,将他管束好,不然往后栋梁地产交到梁阳洪的手上结局可想而知。

    最后梁辉煌代替梁阳洪向陆妈妈和白晨道了歉,并表示,等梁阳洪出院后会让他亲自登门道歉。

    梁辉煌态度良好且又诚恳,陆妈妈即便因为白晨的话心中极度不舒服,但还是接受了梁辉煌的道歉,且表示梁阳洪的医药费等赔偿陆家会出。

    梁辉煌本想拒绝赔偿,但陆妈妈坚持,梁辉煌最后只好接下。

    一旁的辅导员见两家和解,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

    陆妈妈面色不好地拉着白晨出了教学楼。

    白晨乖巧安静地任由陆妈妈拉着,待看到陆妈妈带着他往校门口走,才不得不让陆妈妈停下:“妈妈我们去哪?”

    “源源,我们回家。”陆妈妈看着安静的儿子,挤出一个有些牵强难看的笑容。

    白晨本想按着原主的轨迹生活,一边上学一边为原主完成愿望,但看着陆妈妈这幅模样,拒绝的话突然就说不出口了,“好的,不过妈妈要等我一下,我去拿书包。”

    白晨的书包还落在教室里面,他在陆妈妈的注视下,不由自主地跑动起来,飞快地拿了书包回来。

    一路上,车子里面很是安静,不过白晨还是敏锐地听到了陆妈妈压抑不住的抽泣声。

    回到陆家,陆妈妈带着白晨在管家保姆诧异地目光下直接上楼进入白晨的房间内。

    门一关上,还不待白晨坐好,陆妈妈突然就抱着白晨哭了起来。

    压低的抽泣声,肩膀微湿的感觉,突然令白晨的心脏有些不舒服。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源源,跟妈妈出国好不好?”半晌陆妈妈终于放开白晨,握住白晨双手,湿润的眼底满是坚定和放松。

    “为什么?”白晨疑惑,资料里面并没有出国这一出。

    闻言陆妈妈心间又难受起来,眼角不受控制地又溢出泪水。

    她看着白晨平静的面孔还有疑惑的眼神,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容,“源源,妈妈不想你委屈。”

    这一路上陆妈妈已经想好了。

    虽然陆清才是她的亲生儿子,但她对陆清一点亲近的感觉都没有,相反的她反而受不了白晨受到一点儿的委屈,一想到宠了二十年的儿子在外面因为身份问题被他人说道,陆妈妈的心就跟被撕开了似的,生疼生疼的。

    陆家亲生的儿子不能流落在外,陆老爷子虽然也疼爱白晨,但他更注重的是陆家的血脉,而她也割舍不下白晨,既然如此,还不如让她带着白晨出国生活。

    也算是两全了这个家,谁也不会难受、受伤。

    她会在国外好好的照顾她的儿子,不让儿子再受一丁点的委屈。

    同时陆妈妈也想着出国后,为儿子创下一片事业,陆家眼看白晨是没机会继承了,她想努力一点自己创业,这样即使以后她老了,陆家由陆清继承,白晨也依旧可以活的潇洒肆意。

    想着在国外白晨可以活的更加肆意不受委屈,陆妈妈心中对出国的想法更加坚定了。

    “妈妈,我不想出国。”

    “您好,您有没有伤到?”精英男打量了一眼完好的白晨,心中彻底放心下来。

    白晨并没有回精英男的话,而是转头愣愣地盯着车前的玻璃看。

    黑色的车子在夜晚中显得低调又奢华,车前的玻璃似乎是特制的,从外面往里面看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即使如此,白晨也依旧执着地看着,似乎在车内有着令他在意的东西或是人。

    精英男顺着白晨的目光看去,顿时被吓了一身的冷汗,同时心中生出各种阴谋论。

    眼前的这个少年是为了先生故意冲上来的。

    是谁泄露了先生的行踪?

    ......

    各种想法在脑内闪过,精英男越发冷静下来,同时对‘不怀好意’的白晨产生了不耐烦和警惕。

    不过他仍然保持着最基本的礼貌,精英男从西装的口袋中取出一张名片,递到白晨的面前:“这位小公子,您看,我还有点事,耽搁不得,您之后若是有事可以打上面的电话,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的赔偿,我这边一定给您落实好。”

    白晨依旧盯着车玻璃没有动弹,仿佛没有听到对方的言语似的。

    这就有些不识抬举了,精英男不耐烦的皱起眉头,他想起先生的脾性,正要上前一步挡住白晨的目光。

    “汪汪。”

    白晨怀里的小黄狗突然叫了一声,将白晨的思绪拉回,他低头看去,就见小黄狗正扒拉着他的两只胳膊,想要跳下去。

    白晨蹲下身,将挣扎要下地的小黄狗放到地上。

    小黄狗似乎领了这个情,伸出小舌头舔了舔白晨的手背,叫了一声,转身钻入路旁的绿化带不见了身影。

    见白晨注意力回笼,精英男趁机再次将名片递到白晨的面前。

    白晨看了一眼精英男递过来的名片,并没有伸手接过,而是迈着步伐绕过精英男,往车子后座走去。

    精英男顿时被白晨的举动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赶忙要过去阻止,白晨已经伸手敲响了后座的玻璃窗。

    完了,完了,精英男的心里不住的呐喊,不过他面上依旧冷静非常,上前一步,挡在车窗前,看着白晨的目光微冷,“这位小公子请自重。”

    “让开。”

    身后低沉带着凉意的声音让精英男心中一凛,背脊不由自主地挺直,脚步一跨就恭敬地站到一旁。

    这一动,精英男就看到方才被他挡在身后的车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摇了下来,露出一张如刀刻般俊美无俦的男人脸庞。

    “先生!”精英男微微弯腰恭敬道。

    车内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并没有系领带,西装微微敞开,露出里面白色的衬衫,似乎因为在车内,没有旁人,男人的衬衫扣子并没有系到最上面一颗,而是随意地敞开,露出里面古铜色的肌肤。

    男人有着一张薄唇,微微抿着,带着无情的味道,一双狭长的眼睛不怒自威,即使是坐在车内,一点也没有影响到他的气势。

    周身那强大的上位者气势让人不容忽视,他坐在那里,就像是暗夜中华贵的帝王。

    精英男不再敢说话也不敢再看。

    在看到男人的那一瞬间,白晨一直匀速跳动的心脏突然疯狂的加速起来,他急切地上前一步,弯下身子,扒住车窗,一双明亮的眼睛紧紧地盯住男人。

    周身的景物在见到男人的时候,都自动变为虚影,就连声音都变得虚无。

    白晨听见自己的声音,“你是谁?”

    “齐宵。”

    站在一旁的精英男控制不住手抖了一下,心中震惊如翻江倒海。

    “你呢?”齐宵问道。

    “白。”白晨刚要说出口的名字顿住。

    系统:【小主人,不能暴露身份,一旦被发现你不是陆松源,我们就会被世界意识驱逐出去的。】

    白晨垂下眼睛,扒着车窗的手不自觉地紧了一下,带着点不情愿和委屈,“我叫陆松源。”

    “陆松源。”齐宵将这个名字含在舌尖念了一遍,他看着白晨身上有些单薄的家居服,伸手覆上白晨扒在车窗上的手。

    柔软细腻的触感令他心间震了一下,有点微微发痒,有种放上去就不想要拿下来的冲动,可随即白晨手上那冰冷的温度令齐宵不悦的皱起眉头,他打开车门的开关,“进来。”

    这次白晨没有对照系统给的图片,自然而然地就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他打开车门,在齐宵往里挪的时候,一屁股坐了进去。

    站在车外的精英男有些风中凌乱,他觉得自家先生不是被掉包了就是他在睡觉还没醒,正在做一个关于先生的噩梦。

    “开车。”微冷威严的声音从车内传来。

    精英男身子不由一抖,将脑内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挥散,恭敬地将后座的车门关上,目不斜视地坐上驾驶座,控制住自己想要往后视镜偷瞄的眼珠子,缓缓开动车子。

    车内。

    白晨一直盯着齐宵刚刚握过他双手的那只宽大手掌,最终遵从内心的欲望,将齐宵的手拉过来,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