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萧蜻蜓悠悠的抬起头,对上了他的眸子,嘴角勾起了一丝讥诮的弧度,“慕先生,那我倒要请你说说看,我为什么要怕你了?”

    是啊,她为什么要怕她,他又不是长角的怪兽,又不吃人,她才不会怕他呢。

    想着,萧蜻蜓突然觉得豁然开朗了起来。

    一个男人,她不必要怕他。

    “如果你不怕我,怎么不敢看着我?为什么一看见我,就要逃跑呢?”慕夜辰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萧蜻蜓的,他不想漏过她脸上的任何神情。

    他要掌控她的一切。

    没想到,萧蜻蜓却扬唇笑了起来,“慕先生,您还真是幽默!”语气中带着无尽的嘲讽。

    慕夜辰不悦地皱了皱眉,扔掉了手中的寿司,修长的手指缓缓地拿过方巾,十分优雅的擦着自己的手和嘴。

    直到擦完了,才慢慢的张嘴道,“萧蜻蜓,你爸的事情,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跟你说一下!”

    终于,萧蜻蜓脸上不再是云淡风轻的了。

    她的脸上露出担心焦急的神色,“我爸,他怎么样了?”

    慕夜辰性感的薄唇微微的启动,“那些证据对你爸很不利,而现在唯一救你爸的方法就是假死,只有假死他才能活下来!”

    昨晚他喝那么多久,就是为了她爸的事情。

    萧盛天的案子比他想的要复杂的多了,确切的说,罪证确凿。

    “什么?”萧蜻蜓沉默了,良久她才点了点头,“好,只要我爸能活着就可以了!”

    她不相信自己的爸爸是个贪官,他为人正义,侠肝义胆,绝不是外界人口中的那种人,一定是有人诬陷他。

    现在她还没有能力查出背后的那个人是谁,所以一定要先保住爸爸的命。

    至于那些陷害爸爸的人,以后她有的是机会把他们绳之以法。

    “我已经都安排好了,到时候就看你怎么配合了!”丢下这句话,慕夜辰起身就离开了别墅。

    萧蜻蜓才刚吃完早餐,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拿过一看,秀气的眉头便紧紧的皱了起来,犹豫了一会,还是接了起来,“喂,你好!”

    下一刻却听到对方饱含歉意地对她说道:“萧小姐,很抱歉,要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你父亲他……”

    “我父亲他怎么了?”萧蜻蜓装作很是焦急的样子,她知道一定是慕夜辰开始行动了。

    “你父亲刚刚服毒自杀了,这是我们的失误,我们也不知道他怎么会把毒药带进监狱,这样的事情非常严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

    对方还没有说完,萧蜻蜓的手一松,手机砸落在地上。

    虽然知道父亲是假死,可是她必须要把戏给演好了。

    她又哭又笑,到最后,泪水簌簌地滑落了下来,痛不欲生的喊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地上的手机依旧不断地传来对方的话——

    “萧小姐,你没事吧?对于这件事情,我们也感到非常的遗憾,不过,我们还是要说,建议萧小姐……”

    “滚,都给我滚,是你们害死我爸爸的!是你们害死的!”她对着手机低吼,然后狠狠地将手机砸在了墙上。

    “啪——”的一声,手机被砸得支离破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