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呵呵,我好怕怕……”萧蜻蜓做了一个很是害怕的神情。

    随即又倔强的仰着小脸,“今天我倒要看看,没有我的签字,谁敢动我爸爸一下!”

    场面陷入僵局。

    忽的,领头男人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男人拿出手机,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立刻走到一旁接了起来,“喂!”

    萧蜻蜓站在原地倔强的看着那些围观着他们的警员。

    因为距离太远,她听不清楚领头男人电话里的内容。

    男人说了一会,便拿着电话朝萧蜻蜓走了过来,朝她说道,“萧小姐,麻烦你过来接一下电话!”

    “我?”萧蜻蜓好看的眉头皱了皱。

    会是谁呢?

    看着萧蜻蜓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男人皱了皱眉头,不耐烦的说道,“是慕夜辰找你!”

    一听说慕夜辰,萧蜻蜓立刻伸手接过了电话,然后走向一旁接了起来,“喂?”

    “立刻带着你爸离开监狱,去殡仪馆,那里我都已经安排好了,半个小时你父亲就要离开了,所以动作一定要快!”电话里响起了慕夜辰很是清凉的声音。

    “可是他们……”萧蜻蜓低低的说道。

    “你放心没有人敢在拦着你了!”

    “好,我知道了!”说完,萧蜻蜓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她立刻将手机还给了那个男人,然后带着和萧景庭带着萧盛天的遗体就准备离开。

    警员还打算拦着他们。

    男人立刻朝他们摇了摇头,示意他们让开。

    几个警员只好给萧蜻蜓他们让开了路。

    萧蜻蜓一笑,她缓缓地眯起眼,眸里的讽刺如针一般扎在男人的身上,使得他原本就冰冷的神色更冷了几分。

    男人直接带着人走了。

    临走前,他回首,看了萧蜻蜓一眼,眼神莫名。

    而萧蜻蜓紧紧地咬着唇,不甘示弱地回视他,两个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猛烈地碰撞,也就是那么一秒,便分开。

    从监狱里出来,警官冷汗连连地对着沈炎凉说道:“沈教授,很抱歉,死者家属可能言辞过激了一点,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闻言,沈炎凉用没有任何感情的目光扫向他:“做错事情的人又不是我,而是你们,我为什么要放在心上?”

    沈炎凉的目光好似能够看穿一切一样,警官的心瞬间拔凉拔凉的,他强颜欢笑着,“沈教授,看你说的,有些死者说话是没有依据的,之前的那个案子我们也是按照流程办事,很多人进来的时候都说是被冤枉的,到头来,事实证明,谁是干净的?”

    “但被冤枉的也不少,不是吗?”沈炎凉很是平静地反问道。

    警官语塞,一时之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若不是沈炎凉身份特殊,他怎么也不甘心咽下这口气?

    也不想和这样的人呆在一起。

    似是看出警官的心思,沈炎凉缓缓地眯起眼,就在警官被吓得脸色苍白的时候,他忽然停下脚步:“事情没有办成,你也不用继续跟着我,回去复命吧。”

    闻言,警官如临大赦般松了一口气,但却有几分犹豫:“可是,沈教授,那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