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东西还没收拾好,萧盛天生前的好友梁友诚便到了他们现在的家,他扬言要收留他们,但前提是萧蜻蜓必须要嫁给他的儿子。

    萧蜻蜓还未说什么,身后的萧景庭就一拳揍了过去:“滚!”

    “景庭,你这是在做什么,你怎么可以打我?你父亲要是知道你们是这个样子,恐怕要死不瞑目了!”梁友诚捂着被打肿的唇角,气急败坏地斥责着。

    “死不瞑目?我爸交了你这样的朋友,才叫做死不瞑目!你赶紧给我滚!”萧景庭血红着眼睛,恨不得将眼前这个落井下石的人千刀万剐。

    “你是怎么说话的!我好心好意地要收留你们,你们这叫做恩将仇报!”

    闻言,萧景庭还要一拳揍过去,却被萧蜻蜓给拦住了。

    “姐!”萧景庭低吼道。

    萧蜻蜓抬眸,冰冷地微笑,着看向梁友诚:“梁伯伯,你说要我和令公子订婚,我想问问,令公子的智障是好了吗?竟然已经可以结婚生子了?”

    语落,一些围观的人将不光都落在了梁友诚的身上,充满着鄙夷。

    萧家已经这么惨了,竟然还有人想要落井下石,趁人之危,还真是不要脸!

    亏萧市长之前对他们这么好,简直就是狼心狗肺。

    梁友诚满是难堪,色厉内荏地说道:“就算没好又如何?蜻蜓,按照萧家现在的情况,你觉得你们能够撑到什么时候?我是自私了一点,但也是在为你着想,只要是你愿意嫁给我的儿子,你的家人,你的弟弟我们家都会无条件的帮你照顾……”

    梁友诚虚伪的嘴脸令人作恶。

    萧蜻蜓忍着怒火,说道:“是,我们萧家是败落了,但那就不代表我就要嫁给你的白痴儿子!梁伯伯,我不想让你太难看,请你离开我的家吧!”

    闻言,梁友诚一顿,见萧蜻蜓下逐客令,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他重重地“哼”了一声:“我倒要看看,你们能够撑到什么时候!”

    说完,愤然离开。

    萧蜻蜓冷冷地抿着唇,眼里满是疲惫,一旁的萧景庭抓着她的手,说道:“姐,以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

    现在他没有能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姐姐被人欺负。

    他会努力,不再让任何人欺负她!

    闻言,萧蜻蜓的心里抹过一丝暖意,轻轻地吐出了一个字:“好。”

    还好,奶奶已经被他们送到小懒家了,不然肯定会听到的。

    就在这个时候,作为内侄女的金美美带着顾少阳姗姗来迟。

    因为有旁人在场,再加上金美美做戏天赋秉然,立刻哭的梨花带雨:“姑父啊,您怎么能不说一声就离开了呢?”

    萧蜻蜓看着一阵恶心。

    金美美哭完了,转身对萧蜻蜓说道,“不好意思,蜻蜓,我们刚刚去了趟医院,所以来晚了!”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对顾少阳和金美美死心了,萧蜻蜓看着哭的比她这个做女儿的还惨的金美美,只觉得好笑:“我当然不会怪你们,因为我并没有请你们来,你们也不配出现在这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