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护工见她一脸的不高兴,安慰她道:“许先生说不定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你还是先去手术室吧。”

    杜若薇点了点头,然后把手机给护工:“你帮我打给他,让他赶快过来。”

    ……

    许氏,总裁办公室。

    许承衍穿着灰蓝色的衬衣,两手插兜的站在落地玻璃窗前,而他身后的办公桌上,手机一直响个不停。

    他一直盯着外面的高楼大厦对那锲而不舍的铃声置若罔闻。

    良久过后,办公室里终于安静了下来,不见那边的人再打电话过来,他才转身走向办公桌。

    在真皮椅上坐下后,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全都是杜若薇打来的,未接电话有五个。

    他指尖一点,删除通话记录,把手机扔在桌上,碰了一下鼠标,电脑屏幕亮了起来,继续编辑邮件。

    他虽然答应了杜若薇,今天去医院陪她动手术,但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后,他在心里烦躁米楠会不会恨他会不会原谅他,哪还顾得了别人。

    他这人虽然一向重情义,答应了别人的事不会失约,但这一次他真的是没心情再管别人的事了。

    ……

    米楠像往常一样睡到十点多才起来,刷牙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嘴唇上的伤,疼的她轻皱了一下眉心。

    她抬起头来,从镜子里看着唇瓣上的伤口,想到昨晚许承衍那发疯的样子,心里将他狠狠的骂了一通。

    漱完口,她出了盥洗室,拿过角落的行李箱,把它放倒在地上打开,把衣柜的衣服拿出来,折叠好放进箱子里。

    东西都收拾好后,她拿过桌上的手机订了快餐,吃过后去了沈悠然家。

    沈悠然亲自煮了咖啡给她,看着她嘴唇上的伤,挑了一下眉头,在她身旁坐下,温静的笑道:“看起来很激烈。”

    米楠一脸的尴尬,耳根子有些微红,但很快被她压了下去,想到许承衍的凶残,她就一肚子的气:“别提了!”

    沈悠然兴趣盎然的看着她:“是谁?”

    米楠气呼呼的道:“不是人,是禽兽,是人渣!”

    沈悠然一脸的好奇:“这么生气,难道这嘴上的伤是被他强吻的?”

    岂止是强吻,差点把她强办了!

    米楠憋着一肚子的气,想像沈悠然吐槽许承衍,可这一说,就得从上一次,两人发生第一次关系时说起。

    她的嘴唇动了动,又合上了,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慢慢的平复着心里的怒气。

    “是许承衍?”沈悠然一下子就给猜到了。

    听到许承衍的名字,米楠气呼呼的把咖啡杯搁在茶几上,手上力度没有控制好,发出砰的一声,引得佣人狐疑的看向她们。

    “我给你说,许承衍他就是个人渣!就是个流氓!他不要脸!”米楠气冲冲的骂着。

    沈悠然怒气冲天的她,诧异的道:“看你嘴上的伤,也就是强吻了一下,至于发这么大的火吗?”

    “他还……”米楠及时止住声音,恢复了理智,没在愤怒之下把两人睡过的事情说出来。

    那一晚,她只当是个意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