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可以不要她,但是她绝对不能给他带绿帽子,更不能找一个比他强悍的男人。

    慕夜辰勾着唇看着朝他们气冲冲走过来的男人,他的手直接环上了萧蜻蜓的纤腰,将她拉到自己的臂弯下,好像是在对顾少阳宣誓着所有权一样。

    顾少阳瞪着萧蜻蜓,贱人,那天在婚礼上,你让我丢进了脸面,今天我也要让你尝尝相同的滋味。

    至于慕夜辰,只要有我爷爷在,他就不敢拿我怎么样!

    想着,顾少阳故意将声音说的很大声,恨不得在场所有的人都听不见死的,“萧蜻蜓,你这个贱人,才离开我几天,你居然就爬上了别的男人的床,以前我还真是小看了你!”

    他的一声喊,引来了所有人的注意。

    萧蜻蜓一脸淡定从容的看着他,这个男人真够渣的,她都还没骂他,他居然敢上来骂她。

    好呀!

    既然这样,她倒要看看谁更丢脸。

    “顾少阳,你不去陪你的小三,你来管我干什么?”萧蜻蜓也不甘示弱的朝他喊着。

    她光脚的才不怕他们这些穿鞋的。

    更何况,她跟慕夜辰有证在手,她怕谁啊!

    顾少阳,金美美,既然你们都不要脸了,那我也只好成全你们了。

    这时金美美也走了过来,上来她就指着萧蜻蜓的鼻头大声的质问道,“萧蜻蜓,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的去做人家的情妇呢?”

    随即有摆起了一章哭丧的脸,“我可怜的好姑父,他老人家现在还尸骨未寒,而你居然跟男人……萧蜻蜓,你这样,对得起姑父对你的细心教养吗?”

    周围围观的人立刻对萧蜻蜓指指点点着。

    “天哪,现在的小姑娘都是怎么了?长漂漂亮亮的做什么不好,要做人家的情妇,真是不要脸。”

    “就是!你看她长的挺纯情的,没想到就是一狐狸精呢!”

    “真是给家人脸上蒙羞,要是我有这种女儿,我会直接气的从坟墓里爬出来的!”

    听着周围的议论,金美美得意的扬起红唇。

    萧蜻蜓,你不是很清高吗?不是最瞧不起情妇的吗?

    那你现在不是自己在打自己的脸么?

    萧蜻蜓正想反驳,却被慕夜辰一把拉了回去,他迅速的捧起她脸,就亲了下去。

    萧蜻蜓完全没有想到他会来这一招,当场石化了。

    慕夜辰本来只是想蜻蜓点水,他只是想要告诉那些人,这个女人是他的老婆。

    只是她的唇太美味了,就像果冻一样,馨甜,嫩滑。

    他碰了就不想在放开了。

    看着眼前这对正在火热缠绵的人,顾少阳瞬间怒火冲天,双眼冒火。

    她竟然慕夜辰亲她?

    她竟然让那个男人碰她?

    想想自己脸手都没有碰到过,顾少阳体内的恨意就如滔滔江水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慕夜辰还在膜拜着萧蜻蜓美好的唇。

    他的舌尖在她的唇上临摹着她的唇形,直到她喘不过气了,他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怀里的她。

    他伸手摸了摸她红润的脸颊,然后对着围观的群众宣誓道,“谁说她是情妇的?我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