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警察局里所有人都愣住了,赵然是王烈的一把手,他也的确有资格在警局里打人。

    华烟柔虽然皱着眉头,但是却并未阻止,在她眼里,苏长远就该被打,这个赵然要是不打,她肯定忍不住要动手。

    毕竟暴力女警花的威名可不只是称号。

    就在所有人敬畏看着赵然的时候,只见赵然上前一步恭敬道:“杨少,老板让我过来接您过去。”

    众人先是一愣,随即哗然。

    这小子果然有什么神秘的身份,不然王烈的一把手不可能对他这么恭敬。而且还带着他见王烈。

    杨天见此也是愣了愣,随后明白了所以然。

    只是王静宸的朋友,绝对不值得王烈这么大动干戈。

    毕竟今天这件事情他可没告诉王静宸,那个小妮子应该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了警察局。

    可能是因为昨天,王烈说他是暗劲强者,而且神色恭敬。

    一个人有多少能力,别人才会对你付出多少。

    显然王烈知道他不是普通人,然后通过人脉知道他在警察局,就让赵然过来接他,为了拉拢他这个高手。

    想明白了一切,杨天微微一笑看着赵然道:“不用了,替我多谢王先生的好意,改天我必登门亲自拜谢。“

    赵然愣了愣,这小子竟然拒绝?拒绝了王烈的邀请?就算是这个局子的局长也没这么大的谱啊。

    不过,来之前他老板王烈已经叮嘱过他,让他不要得罪杨天,所以只能点了点头道:“好的杨少,我会转告我的老板。”

    此刻的苏长远早就没了之前的神气,捂着脸老老实实趴在地上不敢动弹。

    赵然明目张胆打了他,他也没有勇气去告对方。

    因为对方的背后,有着王烈撑腰。

    李局也曾提醒过他,说杨天有靠山不是他所能得罪起的。

    只是苏长远那时候不屑一顾,依旧我行我素,落得这个下场。

    杨天伸了一下懒腰,看了华烟柔一眼说道:“警花姐姐,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华烟柔点了点头,最后皱着秀眉威胁道:“杨天,你是个学生就得有学生该有的样子,下次别再闯祸了,不然落在我手里我一定狠狠替我闺蜜修理你。”

    对于华烟柔的威胁,杨天一点也不放在心上,破天仙帝怎么可能会怕一个普通人地威胁?

    当杨天正要走出门的时候,不经意间发现了华烟柔的办工桌上有一件意外死亡的案子。

    他皱眉看了上面一些线索,发现了一丝蹊跷。

    而此刻正好有一个中年男子伤心哭着从审讯室走了出来,旁边的一位警官还不停安慰他。

    华烟柔把自己桌子上的档案合上,看着杨天问道:“还不走?打算让我给你报销路费吗?”

    杨天没有理会华烟柔,他发现那个痛苦不止的中年男子似乎就是这件意外死亡女子的丈夫。

    杨天勾起一丝微笑道:“警花姐姐,你过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华烟柔狐疑看了杨天一眼,发现这小子眼睛里很真诚,不由把耳朵贴了上去。

    杨天趴在华烟柔的耳边轻轻说道:“你桌子上的这个档案,不是意外死亡。这是谋杀,凶手就是女子的丈夫。”

    说着,指了指那个中年男子。

    华烟柔感觉杨天那温热的气息在她耳边吹着,痒痒的,她脸色羞红,但是听到了对方说的话之后,顿时翻了翻白眼怒道:“小孩子你知道什么?这件案子已经快要收尾了,死者的丈夫我们已经查明了,是无辜的。”

    杨天笑了笑不以为意道:“那是你们眼瞎,这么明显的证据你们都没看出来。

    华烟柔顿时不乐意了,她拧着眉头怒道:“小屁孩你说什么?”

    “得,既然你没兴趣知道,那我就不说了,就让你一辈子蒙在鼓里吧。”

    说着,杨天就往外走。

    华烟柔气的鼻子冒烟,虽是如此,但她的好奇心也真的被彻底勾了上来。

    她抓住了杨天的胳膊问道:“你到底看出了什么?给我说说。”

    杨天淡然一笑道:“可以,不过你把那个中年男子叫过来,我来问他几个问题。”

    华烟柔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走到那个即将离开的中年男子面前说了几句。

    然后与中年男子一起到了杨天的面前。

    此刻的杨天坐在了华烟柔的座位上好不惬意,女人就是比较爱护自己,她的椅子装饰的很精致,坐垫很舒软,还有着一丝醉人的体香,杨天都感觉这一坐下就想要睡着了。

    华烟柔气的不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