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季东阳冷冷地走到房间,盯着此刻正坐在床上的北辰月,眸底里闪出一丝不悦的怒意。

    毫不设防地大步上前,季东阳恶狠狠地一把扼住北辰月的精致下巴,咄咄逼人的目光令北辰月不由得怔了怔,但是她却毫无畏惧地和他直视着。

    “北辰月,我刚才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明知道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你还是这么执拗!”

    季东阳质问着她的样子,她听出了对方的不甘心,但紧接着和季东阳对视的她却是冷冷地凝望过去,毫不客气地冷声道:

    “不管你是为了谁,我都要告诉你,我根本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北辰月说完,便不去看季东阳的眼睛。

    季东阳被北辰月说的话气得火大,正要朝着北辰月扑过去,门外面却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叩叩——”

    “谁?”

    季东阳警觉性地只好松开了北辰月,然后下意识地问道。

    “老大,罗管家说有事情要找您。”

    “好,我知道了!”

    季东阳只好立刻掸了掸衣服,然后起身,北辰月从头到尾面不改色,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让季东阳一时间拿她也没有办法,索性没有去管她,便直接打开房门径自走出去。

    临走前还不忘记交代一旁的几个守卫们:

    “你们这次都给我看好了,要是有什么闪失的话,定要拿你试问!”

    下属们被季东阳这话吓得全身哆嗦,匆忙低下头佝偻着身子,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老大,您放心,我们肯定给您看好了!”

    季东阳看着手下这般畏惧的模样,方才朝着北辰月盯着看了一眼,然后挥挥手,让手下们将大门锁上了。

    不知不觉过去了几天,相比之前,季东阳对北辰月这般冷漠的态度越来越没有耐心了,先前他精心布置的那些浪漫情节,到了北辰月这里,却通通没有凑效。

    鲜花也送了,小动物也送了,就连女生最喜欢的烟花和盛大的告白仪式,他都照做不误,可是北辰月却对他的这些所作所为没有半分心动,更别提会喜欢上他了。

    夜里,季东阳独自窝在沙发上,没日没夜的酗酒,都说一醉解千愁,或许自己只要真的醉了,那么就再也没有任何烦恼了吧!

    季东阳迷离的黑眸盯着桌子上摆放着的红酒瓶,一想到北辰月看着他那厌恶的眼神,他就止不住地生气,然后愤怒地将面前的酒瓶一股脑儿地摔在了地上,然后又拿起一瓶未开封的红酒,打开后,继续喝得不省人事,醉生梦死!

    “呕……”

    季东阳喝高了,便忍不住趴在地上呕吐起来,可吐醒了就继续喝酒。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瓶酒,面前一片狼藉的模样,他也不管不顾,迷迷糊糊中,便醉的没有了知觉,只感觉脑袋晕晕乎乎的,甚至有些发困。

    季东阳随意地躺在沙发上,正好这个时候,慕诗雅从不远处走了过来,从下属的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