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即便不能和顾临渊相认,她也要完成北辰月的心愿。

    果然,季夫人一听到她说见过北辰月,紧张的拉开季北就问,“什么?你说你见过小月墓地,她在什么地方?”

    这些年,她一直寻找,一直想去看看昔日的好友,可找遍华夏所有的墓地,都找不到北辰月的。

    顾临渊也是!

    虽然他一直不说,她知道他一直都在寻找北辰月的墓址。

    “她在西郊墓园!”季北的话刚说完,就看到顾临渊面色冷硬的站在窗子前,虽然他已经极力的控制好眸子里的疼痛,可那伤痛好深,好沉,无论他怎么掩饰都掩饰不了。

    良久,他才开口,“带我过去!”

    他本来只是想看看这个小丫头,因为看着她,他觉得自己就好像看到北辰月一样。

    心不会再痛,情不会再伤。

    却没想到意外听到这个小丫头说知道北辰月的墓址。

    二十年,在他梦里挥之不去的女人,如今他终于找到她了,他怎么能不去见见她?

    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季北含泪点点头,“好,我带你去!”

    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专机就安排好了。

    季夫人,季石川陪同。

    季北没有给慕南铮发短信说自己回去了,这次这么多人,她无法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和他见面。

    四个小时后,飞机在华夏西郊墓园前的一块空地上降落。

    季北带着顾临渊他们直奔北辰月的墓。

    北辰月的墓前放着几束新鲜的菊花,墓碑也被擦的干干净净的。

    不用猜都知道姜北北天天来。

    她正准备靠近,却被季夫人一把拉住,季夫人朝她摇摇头说,“我们去外面等着!”

    见顾临渊已经走进自己妈妈的墓前了,季北对着墓碑笑了笑,在心里说,“妈,你看到他了吗?我把他领到你跟前看你了?”

    一阵风从耳边吹过,似乎在告诉她,“宝贝,妈妈终于等到你们了!”

    季北对着风儿笑了笑,然后转身和季夫人他们一起离开。

    墓地里就只剩下顾临渊一个人。

    他就站在那里看着。

    良久,空气中才响起他颤抖到异常的声音,“你不是说你喜欢我大哥吗?那你又为什么躺在这里?”

    可回答他的只有风吹草动的声音。

    忽然,他上去抱住北辰月冰冷的墓碑,他闭着眼睛,将怀里的墓碑想象成心爱的人儿,在喉咙间不停的呢喃,“月儿,月儿……”

    就好像二十年前他总是抱着她喊她。

    他蹲下身子坐在地上,随后附身去亲吻墓碑上北辰月的名字。

    紧接着,他浑身都颤抖起来,呜咽的痛苦声从他嗓间溢出来,“如果知道你会死,当年我就是打断你的腿,也不会让你走的!”

    忽的,他被墓碑下面的一行小字给吸引。

    爱女姜北北立碑!

    时间:XXX年九月二十一日

    顾临渊身子迅速从墓碑上弹开,这个时间不是一个月前么?

    还有爱女?

    本来写满了伤痛的眸子一下子发出犀利的目光,北辰月二十年前就死了,为什么墓碑却是一个月前才立的?

    还有她什么时候有的女儿?

    快速的拿出手机,找出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