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这孩子,也不会温柔,活该你现在还找不上女朋友来!”白薇只能对着挂了的电话发牢骚了。

    顾逸寒是听不到了,因为他已经驱车离开了。

    夏柳穿着家居服在沙发上窝着看电影,只跟公司请了几天的假,眼看明天就要开始接着上班,今天当然要好好放松一下。

    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不知何时,顾逸寒已经回来。

    顾逸寒也已经穿着家居拖鞋,挤身跟夏柳坐到了一块,将某女茶杯里的水一饮而尽。

    夏柳一下子醒过来,瞪着眼,伸手就要去抢,“那是我的水!顾逸寒,你太恶心了吧!上面有我的口水。”

    “我不嫌弃你。”

    夏柳:‘……’

    是我嫌弃你,好不好?

    顾逸寒起身回了房间洗澡,留下夏柳一个人在沙发上看着某人的背景磨牙嚯嚯。

    虽然浴室里传来热水器喷头洒水的声音,但是夏柳还是被茶几上的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给吸引回目光。

    看了眼来电提醒,冷笑了声,才果断的按了挂掉,电话那头的人似乎不甘心,继续打过来,夏柳刚要把电话加入黑名单时,电话那头的乔嫣然发了条消息过来。

    “不想接电话?夏柳你会后悔的,我有话跟你说,你必须给我接电话。”

    夏柳有点犹豫,果然电话又打了过来,夏柳考虑再三,选择了接起来。

    “你果然还是接了,夏柳,现在来木知咖啡厅见,不见不散?”

    乔嫣然在电话那头勾唇,大红色的口红被她驾驭的很好,有一种魅惑的感觉。

    “乔嫣然,你脑子真没事吧?凭什么觉得我必须过去?你太自信了。”

    夏柳不是很明白,她现在已经跟孙家没什么联系了,这乔嫣然还找她干嘛?

    示威几次,炫耀一下荣耀感?当小三还成了可以炫耀的资本?

    “你会来的,我保证,你会感兴趣。”

    乔嫣然抚摸着有些微隆的肚子,孩子,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

    夏柳被提起些兴趣,她倒是要看看,乔嫣然这种女人会干些什么让她意外的事出来。

    夏柳挂了电话,起身换了身衣服准备出门,突然赚回来,朝浴室大声说道:“顾逸寒,你继续洗澡,千万不要被水淹死啊,我要出门了。”

    骂了一句,心情好多了。

    气的里面的顾逸寒恨不得直接开门敲死这个嘴巴作恶的小女人。

    “柳柳你要是再敢说一句,我不介意现在就这么走出去。”

    啊?这几个家伙又要耍流氓。

    快跑!

    吓得夏柳撒丫子跑了出去。

    ……

    “看看,你还是来了。”

    乔嫣然看着眼前打扮清秀的女人,心里很得意,得意于最后赢的是她,在孙彦身边的女人终究是她。

    夏柳终于被挤兑出局。

    “找我干嘛?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姐没有时间搭理你。”夏柳没好气的说道。

    其实她不知道,乔嫣然和她坐的地方,正是咖啡厅监控里的死角,根本拍不到任何东西。

    “也没什么,就是想找你了解了解阿彦的那个青梅,田青青啊,听说,阿彦和田青青以前就是被你给拆散的。”

    乔嫣然涂了蔻丹的手放下手中的咖啡,站了起来,握住夏柳的手,化着精致眼妆的眼睛泫然欲泣,人见犹怜。

    “夏柳,你帮帮我,我只是想知道他们两个的事,不然我食不下咽,肚子里的孩子也根本受不了,夏柳,看在我未出世的孩子的面上帮帮我。”

    夏柳很厌恶这种亲腻行为,隐隐约约觉得哪里不对,可又说不上来,只是轻轻地抽回了手。

    乔嫣然立刻哭哭啼啼的又来拉着她,夏柳很明白她是孕妇,在抽回手时,尽力不用多大力道。

    而就是这样,乔嫣然一个身子不稳,重重摔倒在地上。

    乔嫣然直感觉身下有血液汹涌流出,腹痛如绞,而手往身下一抹,全是鲜红刺眼的血。!

    “啊,我的孩子!夏柳你好狠的心,你杀掉了我的孩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