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洗澡后走出来的夏柳没看见顾逸寒,以为他已经回了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

    谁知道,一推自己房间的门,差点被吓死,顾逸寒就躺在主卧的床上,盖着她的被子躺在床上悠闲地看着书。

    柔和的灯光将他的脸显的很真实,冷硬的线条,好看的五官长得毫无瑕疵。

    皮肤虽然不是特别白,但是总感觉是晒的,不是天生的,倒也不影响这个男人的美感。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这个男人不说话的时候,身上总透露出一股正气的军人气质。

    可是明明是痞气粘人的牛郎啊。

    对于顾逸寒的幼稚行为,夏柳并没有显的很惊讶。

    可能两个人早就有了肌肤之亲的缘故吧。

    她不讨厌他。

    夏柳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猛的朝顾逸寒扑了过去,麻溜的钻进了被窝里,然后就亲密的趴在了顾逸寒身上。

    “亲爱的,你今天好性感。”夏柳小手伸进了男人的胸口处,“你躺在人家的大床上,这是在跟我求爱吗?还是主动等着哀家临幸你?”

    顾逸寒一伸胳膊,就搂紧了夏柳,“是啊,我都这么主动了,都已经爬上你的床了,你是不是该成全我一下,没感觉我都憋出问题了吗?”说完还拿着夏柳的小手来到了自己的胯下。

    没开荤之前,天天在部队是不可能想这种事情的,只不过跟这个小丫头开荤后,他只要一见到她,满脑子都是亲她,抱她,然后……睡她。

    他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的自制力竟然这么差。

    夏柳之所以这么大胆,当然是有王牌的,他总不能浴血奋战吧?

    不过**一下这只牛郎也是不错的感觉呢。

    “那拜托你自己自行解决吧,因为我刚才发现我家姨妈来看我了,嘿嘿嘿。”

    “姨妈?你亲人吗?我出去看看。”顾逸寒有些脸红的,快速起床。

    夏柳噗嗤笑出声,“就是生理期啊!傻子,怎么那么笨?哈哈哈哈,竟然连这个都不懂。”

    顾逸寒脸上难得出现可疑的红晕,精准的扑捉夏柳红润的唇瓣,吻了上去。

    将夏柳压在床上疯狂的啃来啃去后,才作罢。

    然后将脸部埋在夏柳的脖颈上,闷闷的道:“柳柳,从今天开始我要跟你住一个房间,睡一张床,你生理期的时候我保证绝不碰你,你要是不答应我,以后我就让你天天下不了床。”

    夏柳怔了怔,他们两个之间发展速度是不是太快了?

    刚想出声拒绝,顾逸寒就把灯关了,把她的头按在怀里,让她睡觉,还出声警告:“你要是敢让我回客房住,我就亲你,你拒绝一下我就亲一下,直到亲到你接受我为主。”

    “我……”

    “不准说话。”

    顾逸寒像个三岁大的孩子一样幼稚。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是傻子,咋感觉,这个牛郎更傻呢。

    “我想转过去睡,我不能和你面对面,这样我呼吸困难。”夏柳翻了个白眼,推了下顾逸寒。

    这个家伙,抱着自己这么紧,她都快喘不上起来了。

    夏柳一翻身,顾逸寒的长臂立马就牢牢的抱着她,很安心。

    到了后半夜,夏柳难受的翻来翻去惊醒了顾逸寒。

    “怎么了?肚子疼?我帮你揉揉。”

    顾逸寒小时候经常看见他妈妈捂着肚子让爸爸给揉,还让煮红糖水,可能就是经痛?

    顾逸寒宽大温热的手掌覆在夏柳的小腹上慢慢的揉着,很快,夏柳就又睡了过去。

    夏柳姨妈来的时候会腰酸背痛,整个人都不好了,早上疼的更厉害。

    起了床,就看见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红糖水放在桌子上,而顾逸寒还在厨房里准备着早餐。

    看到顾逸寒为他做的暖心事,夏柳脸色苍白的开口:“顾逸寒,你简直是我的贴心小棉袄,来,给哀家么么一个。”

    夏柳作势要去亲他,顾逸寒脸一撇,成功躲过,嫌弃般的道“小东西,牙都还没刷,还想来吻我?”

    夏柳嘴一瘪,立刻可怜兮兮的看着顾逸寒,“你嫌弃我?”

    顾逸寒头伸过去,在某人的额头上,给了一个早安吻,“乖,先起床去刷牙洗脸,待会想怎么蹂躏我都可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